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負零

生活變得不起勁,毫無意義。

日復一日的重複作息,變成沒有目的的行屍。

情緒不再氾濫漣漪,收得乾淨,平靜得覺得恐怖。

正面變得理所當然,負面是零度的灼傷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