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26日 星期五

圓夢錯時·悲

俯首過去 如今的我
咀嚼回憶 沉澱自我
仿佛一切都已經過去了
但冥冥中隱約的痛 怎麽說呢?

回首俯瞰 曾經的我
頻頻回味 追夢的我
有如一切就快要達成了
但昏旋的一場劇痛 一切捨棄了

是真的嗎 真的這樣嗎
就連自己也不知道 一切值得嗎
但是感傷呢 它能不在嗎
只能在每當回憶起 曾經的過去
深深地感嘆 但 一切都過去

是真的了 這是真的了
小小的夢想實現了 深深感動著
但是時候呢 它卻不對的
只能靜靜地回憶起 首首悲情歌
曾經那時候 有 一首悲情歌

未完成的一首歌 深深悲嘆著
首首無法完成的歌 都在感傷著

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

三百公里

寂靜無人的夜裏,
我感覺到三百公里以外你的氣息;

三百公里以外的你,
是否感應到我的寂寞?

三百公里以外,
有我嚮往的幸福,

三百公里以外,
有我追逐的夢想,

三百公里以外,
離我不遠也不近的城市,

三百公里以外,
就這麽一個城市,

三百公里以外,
就住著這麽一個你,

三百公里以外,
我的寂寞環繞著,

只爲了尋找,
三百公里以外的你。

2010年3月8日 星期一

近夏

碎碎念的 時針走著
越過了寒冬 轉折了春風
又是一季

沒怎麽的 生活過著
誰遇過了誰 誰擦身走過
不過一際

儅炎日將近 夕陽赤紅時
誰 又再在始想念誰
誰 又再轉身離開誰
人生將至 不過是循環
只是近黃昏

儅冥月將盡 艷陽破曉時
誰 是飛蝶展翅舞飛
誰 僅是飛蛾落寞飛
生命將至 不過是循環
美麗短暫的

誰知道 黑夜裏誰在默守孤單
誰知道 暴雨之前的快樂辛酸
誰知道 在近近夏天的他 在心酸

2010年3月6日 星期六

生活·詩

有人進入,
有人路過,
有人停留,
有人張望,
有人退出...
有人,迷了路...